《水牛城66》

她绝望地渴求被放逐

好让她的恐惧和慌张都与他人无关

《苔丝》

《雷阿诺》

她尝试保留这些悲伤和孤独,她现在正经历的这些。

告诉自己那正是她的创作所需要的。

但事实是她仍旧会选择经历这些吗?假如有选项放在她面前?

还是那只是她对自己的安慰?


僵直反应

亲爱的,


记得我说过我要尝试更努力的生活,不再害怕一些事情吗。我觉得我做得不太好。

我想我在告诉自己别害怕的时候就是我正在发抖的时候,只要我还有这种念头,我的害怕就永远不会停止。

就像学生时代的体育测试,在心中默念或是发到空间里的一行句子。但那红色的跑道依旧每次都能掐住我的喉咙。

当所有人都说不要看着野兽的眼睛,这几乎是常识,但就算我用双手捂住紧闭的双眼,那双兽眸依旧在我闭上眼睛之后的黑暗世界里紧紧盯着我。


我不能告诉你我在害怕什么,因为这也是我害怕的事情之一。因为我只要一说出来,它们就会变成真的。

尽管也许真相只有我自己一个人选择避而不见。

当然...

独奏者的故事

亲爱的,


我刚听完你讲诉的故事,关于提琴独奏者那个。


也许是所有你讲过的故事中我最喜欢的一个了。倒不是故事讲了什么——抱歉这么说,并不是说故事不好,它很温柔——我只是更喜欢你用以讲诉它的方式,那让它变得更温柔了。

你知道你的嗓音有那种魔法吗,或者那只是我幻想出来的东西?


总之,我喜欢这个故事。


在里面第一次触动我的,是主角在想也许该逼迫那位独奏者打开内心,而不是将他留在“充满迷失的无助灵魂的街头”。

听起来像是不该有什么疑问的选择,但就像你选择讲诉这个故事,因为它有关于流浪者。

我会想要流浪,真的,无数次地想过。但我有太多束缚了,也许是牵绊,我不知道该怎样给它们冠...

《爱有来生》

《桑格丽之夏》

海明威在和菲茨杰拉德吵架以后写给他的一封信。

 “我跟你争辩那么多次,反复跟你说我很喜欢你,可你还是说要跟我掰,说你要像男子汉一样揍我,我这才犯了疑神疑鬼的毛病,该死的动物本能。” 


里面提到的拳击是海在一次拳击比赛时约定两分钟让菲在一边计时,结果菲看战势激烈三分多钟才喊停,结果海就被打的很惨。


∠( ᐛ 」∠)_

那天聊起海明威和菲茨杰拉德,突然想起一个有意思的事。

在《流动的盛宴》里海明威回忆起和菲茨杰拉德一起旅行时菲因为淋雨发烧一直觉得自己快死了,海在旁照顾,那时候我就觉得海哄菲跟哄小孩似的。

结果后来看到海在短篇《一天的等待》里照顾发烧的儿子,情形竟然如出一辙。又想起海对于菲初次印象的描述也是“斯科特当时看起来像个孩子”。

但其实菲茨杰拉德还比海明威年长三岁

1 / 11

© swallow | Powered by LOFTER